描写古代将士在战场的句子

发布时间:2022-06-16 发表于话题:形容职场如战场的句子 点击:83 当前位置:代合美文网 军事 描写古代将士在战场的句子 手机阅读

写出学过的或者读过的一首描写古代将士驰骋疆场,英勇杀敌的诗,并进行分析

雁门太守行 黑云压城城,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赏析一: 诗共八句,前四句写日落前的情景。

首句既是写景,也是写事,成功地渲染了敌军兵临城下的紧张气氛和危急形势。

“黑云压城城欲摧”,一个“压”字,把敌军人马众多,来势凶猛,以及交战双方力量悬殊、守军将士处境艰难等等,淋漓尽致地揭示出来。

次句写城内的守军,以与城外的敌军相对比,忽然,风云变幻,一缕日光从云缝里透射下来,映照在守城将士的甲衣上,只见金光闪闪,耀人眼目。

此刻他们正披坚执锐,严阵以待。

这里借日光来显示守军的阵营和士气,情景相生,奇妙无比。

敌军围城,未必有黑云出现;守军列阵,也未必就有日光前来映照助威,诗中的黑云和日光,是诗人用来造境造意的手段。

三、四句分别从听觉和视觉两方面铺写阴寒惨切的战地气氛。

时值深秋,万木摇落,在一片死寂之中,那角声呜呜咽咽地鸣响起来。

显然,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正在进行。

“角声满地”,勾画出战争的规模。

敌军依仗人多势众,鼓噪而前,步步紧逼。

守军并不因势孤力弱而怯阵,在号角声的鼓舞下,他们士气高昂,奋力反击。

战斗从白昼持续到黄昏。

诗人没有直接描写车毂交错、短兵相接的激烈场面,只对双方收兵后战场上的景象作了粗略的然而极富表现力的点染:鏖战从白天进行到夜晚,晚霞映照着战场,那大块大块的胭脂般鲜红的血迹,透过夜雾凝结在大地上呈现出一片紫色。

这种黯然凝重的氛围,衬托出战地的悲壮场面,暗示攻守双方都有大量伤亡,守城将士依然处于不利的地位,为下面写友军的援救作了必要的铺垫。

后四句写驰援部队的活动。

黑夜行军,偃旗息鼓,为的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既表明交战的地点,又暗示将士们具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那样一种壮怀激烈的豪情。

接着描写苦战的场面:驰援部队一迫近敌军的营垒,便击鼓助威,投入战斗。

无奈夜寒霜重,连战鼓也擂不响。

面对重重困难,将士们毫不气馁。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黄金台是战国时燕昭王在易水东南修筑的,传说他曾把大量黄金放在台上,表示不惜以重金招揽天下士。

诗人引用这个故事,写出将士们报效朝廷的决心。

一般说来,写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不宜使用表现秾艳色彩的词语,而李贺这首诗几乎句句都有鲜明的色彩,其中如金色、胭脂色和紫红色,非但鲜明,而且秾艳,它们和黑色、秋色、玉白色等等交织在一起,构成色彩斑斓的画面。

诗人就象一个高明的画家,特别善于着色,以色示物,以色感人,不只勾勒轮廓而已。

他写诗,绝少运用白描手法,总是借助想象给事物涂上各种各样新奇浓重的色彩,有效地显示了它们的多层次性。

有时为了使画面变得更加鲜明,他还把一些性质不同甚至互相矛盾的事物揉合在一起,让它们并行错出,形成强烈的对比。

例如用压城的黑云暗喻敌军气焰嚣张,借向日之甲光显示守城将士雄姿英发,两相比照,色彩鲜明,爱憎分明。

李贺的诗篇不只奇诡,亦且妥帖。

奇诡而又妥帖,是他诗歌创作的基本特色。

这首诗,用秾艳斑驳的色彩描绘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可算是奇诡的了;而这种色彩斑斓的奇异画面却准确地表现了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边塞风光和瞬息变幻的战争风云,又显得很妥帖。

惟其奇诡,愈觉新颖;惟其妥贴,则倍感真切;奇诡而又妥帖,从而构成浑融蕴藉富有情思的意境。

这是李贺创作诗歌的绝招,他的可贵之处。

赏析二: 李贺字长吉,福昌人。

福昌即今河南宜阳。

李贺的生平遭遇是不幸的,因父名犯进士讳,不能考进土,阻塞了科名道路,一生心境凄苦。

李贺一生虽仕途淹蹇,但却始终怀有建功立业的强烈愿望。

他在《南国》诗中曾说:“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李贺只活了二十七岁,阅历有限,不能不给他的诗歌视野带来很大局限。

但他有壮心,关心现实,所以诗也接触到现实的一些重要矛盾。

http :《雁门太》是表现壮怀的代表作之一。

《雁门太守行》是乐府旧题,后代诗人多借此题写征戍之事。

古雁门郡在今山西北部。

李贺这首诗是写易水左近的战事。

易水在今河北北部,是安史乱后常发生藩镇割据的地方。

“安史之乱”以后,唐王朝的力量大大削弱了,朝廷与藩镇的战争连绵不断。

所以这首诗很可能是以朝廷与藩镇的战事为背景,通过歌颂不惜为国捐躯的精神,寄寓自己为国立功的壮怀。

一、二句写战争形势的紧迫。

“黑云压城城欲摧”,比喻叛兵如黑云翻腾滚滚压来。

《晋书》说:“凡坚城之有黑云如屋,名曰军精。

”军队的精气可以映发黑云,自然是荒诞迷信的说法,不过李贺写诗作意好奇,他将这一类说法引入艺术构思,铸成这一名句,以富于象征意义的形象有力地刻画出敌军压境的汹汹气势和危城欲破的紧急情境。

一个“压”字,形象地描绘出叛兵来势的凶猛,“欲摧”二字则进一步刻画重“压”的势不可挡,把一幅大敌压境,危城欲摧的场面,极其鲜明地层现在我们面前。

诗人以愤怒的笔触,给叛兵涂抹上一层“黑”的色彩,给人以严酷,阴沉,幽冷逼人的侵压感。

“甲光向日金鳞开”,转写守军斗志昂扬和严阵以待、准备应战的情形。

“甲光”,指战士盔甲日光照射下闪耀着鳞鳞金光,“开”字,下笔劲拔,雄姿杰出。

形象地展示出将士们饱满的情绪,见出战阵井然有序地次第排开。

“摧”“开”两字相对,更反衬出边防将士维护国家统一的无畏精神。

这两句都得力于善于酿造气氛,具有更强烈地展示事物本质的力量。

“黑云压城”以状敌人压来之势,“甲光向日”以传英勇抗敌之神,都在可以感受而不可尽言之间,意象的内涵极为丰富。

诗人以形象的比喻和夸张的手法,描写鏖战之前敌我双方的军威和声势。

同时,这“黑云”与“金鳞”形成鲜明的对比,相互映衬。

既是写景,也是叙事。

作者以富于象征意义的形象,有力地渲染了临战前紧张的气氛和守军将士高昂的士气,并透露诗人的爱憎之情。

至于李贺写作此诗,时值安史乱后,藩镇蜂起,国土分裂,诸霸残酷地压榨人民。

他对此深恶痛绝。

所以,他以炽热的笔触,满怀热情地描绘守边将土。

此句一抑一扬,状景含情,褒贬分明。

艺术 中p三、四句写悲壮激烈的战斗场面。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这两句紧承“甲光”句,描绘守城将士杀出城门,舍身奋战。

作者没有从正面描绘两军短兵相接、兵刃交加的厮杀场面,而是从听觉和视觉两个方面来写战斗的激烈和悲壮。

由于众寡悬殊,孤军无援,最终只好败退孤城。

上句点明时令,对这场与强敌拼死的厮杀描写,一语不及兵刀交加的情景,只用秋色里角声满天暗示出来。

“角声满天”不就是催战的鼓角齐鸣,声震天地么!下句交代作战地点。

“紫”指长城附近的紫色泥土。

“燕脂”即“胭脂”,指边防将士所流血的颜色,暗示守边将士死伤惨重。

使读者仿佛看到了胭脂般殷红的血迹,在浓重的夜幕下凝结成一片紫色。

一个“满”字,扩大了激战的场面,反映出边防将士英勇杀敌的冲天气势;一个“凝”,字,形象地描绘出边防将土淋漓的鲜血流遍地的结果,即牺牲的重大,烘托出战斗的激烈。

随着时间的流逝,并已融进空旷苍凉的荒漠。

长城上色呈紫色,故有紫塞之称,诗人拈来表示血色的凝结,构思新巧,形象鲜明。

这些清冷凄惨的塞上寒夜的景物描写,衬托出孤城被困的紧急情势,这就很自然地过渡到后面对边防将士夜出奇兵的描写。

这艺术构思,出常格之外。

从“向日”到“夜紫”还自然地表现出从白昼鏖战到深夜。

这是一幅有声有色的战斗画面。

艺术中国 htt p:\\\/五、六句写守军出击的情景。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这是写被围孤城的戍边将土寒夜突围,奇袭敌军的情景。

“半卷红旗”写风大,表现出败阵后的低抑气氛;“临易水”,使人想起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土一去兮不复还”那样—种壮怀激烈的豪情,暗示出将土们已作好为国捐躯的准备。

“霜重鼓寒”写天寒,说明将士顶风冒寒作战,可见战斗的艰苦卓绝。

“声不起”,是用鼓声不振写军势将烈,已流露出浓重的悲剧气氛。

后一句写虽然鼓声不起而仍在敲击,说明虽败而心志不屈。

寒秋深夜,霜严风劲,战鼓嘶哑,红旗半卷,边地将士进军易水,夜袭敌兵的情景,俨然如画。

一个“临”字,刻画出边地将土突围的威猛气势和必胜信念。

一个“重”字,把寒冷描摹得好像有斤两可称,气氛低沉。

这两句语言凝练,景象苍凉,荡人肺腑。

这两句仍是着重以气氛显示事物的情势。

同时这两句在章法上又是一跌,衬托出末两句的英勇,百折不挠,以死报效国家信托之重。

以上六句是着重以气氛显示战争的情势,为末二句设造一个典型的氛围。

七、八句写将士们捐躯报国的决心。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黄金台”在易水之滨,即燕昭王置千金招贤纳土之台。

用战国时燕昭王的典故,他建此台招揽天下贤才,这里用以指受到国家重用。

“玉龙”即宝剑。

这两句诗人剖心明志,是全诗的主旨。

诗人生活在国势日衰,战乱纷起的唐朝后期,西有吐藩扰边,北有回纥、奚、契丹作乱。

他们各霸一方,时而联合叛上,时而恃强兼并,个个虎视眈眈,欲吞王室。

诗人作为唐宗室后裔,尽管平生倍受压抑,壮志未酬,但对于藩镇势力是切齿痛恨的。

他希望朝廷能像燕昭王那样选贤任能,平定四海。

这种思想反映了人民反对分裂,反对叛乱,维护国家统一的愿望,在当时是有进步意义的。

这末两句浸透着诗人的一种坚强意志,即一旦受到君主知遇,将不惜为国事而献身。

李贺的诗歌往往往具有奇谲求新、独树一帜的特点,在该诗中就有鲜明的表现。

就其求新创奇这一点说,韩愈以文为诗,驱驾气势,铺排篇章,喜用僻字险韵;李贺则别辟蹊径,贯串在他的艺术创造中的是想象力的惊人的丰富奇特,简直近于奇诡,脱尽常规,出人逆料,新奇引入。

这一显著特点广泛表现上选材谋篇、描写造境、遣词用字各个方面。

想象丰富。

由藩镇叛乱猖獗凶猛的气势,想到滚滚黑云弥漫,笼罩整个边城,进而再想到孤城危急,惨杀将临,可谓涉想新奇。

诗末,诗人想象的羽翼一跃而飞腾到“黄金台”上,充分表现出他报国的强烈感情。

这种丰富的想象,既突出了诗的主题,又开拓了诗的境界,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构思新奇。

这这首诗是写战事的,但却没有只字直接描写车毂交错、短兵相接的激烈场面,而是着重渲染气氛、通过战斗,气氛的层层渲染,步步蓄势,使作品的主题鲜明而又突出。

李贺是诗鬼,与王勃一样,英年早逝。

古代描写将军的句子有哪些

二、根据词的内容,发挥想像,写一段150字左右的文字,展现“沙场秋点兵”的生动场景。

1.周睿: 将士们吃着牛肉,听这激昂的边塞瑟声,人人气势高涨。

我见士兵们都修养完毕,下令击鼓集合。

士兵们迅速地就来到了点将台前,我缓缓走上台,与士兵互行礼仪,然后高声宣布:“明天,我们就能够如愿在战场上斩杀金贼了

你们都准备好了么

”台下传来一片叫好之声,有些将士眼中还闪动着泪光,是啊,太久了,金贼蹂躏我中原已经太久了,是时候把我们的东西夺回来了,众将士,等这一天已经不知道等了多久,如今,我们盼到了,我们该怎么做?!斩杀金贼,夺回失地;斩杀金贼,夺回失地!斩杀金贼,夺回失地!……“好,无论明天我们还能否再见到自己的妻儿,无论金贼是否被我们消灭,我们都无怨无悔,因为我们为国家而死,值

今天我先干为尽,为我们所有人饯行

”我昂头将酒一饮而尽,呐喊之声不绝于耳。

2.毛奕琳: 当将士们饱餐将军分给的牛肉之后,精神焕发,在战场上排成整齐的队伍,等待着将军的点名,能够为国效劳,厮杀战场,是他们的荣幸

此时秋风瑟瑟,掠过此片战场,将军神采奕奕地站在司令台上,一幅大气磅礴的场面,尽收眼底,随后便开始点兵出征

被点到名的将士上前一步,精神抖擞,仿佛预示着战无不胜的前景.在将军的带领下,毫无畏惧地开始了他们的征途

3.陈韵洁: 战士们吃完了所有分给他们的烤肉,起身,背起枪支,鼓舞士气,等待将军的发令。

大家整齐的排列着,目光尖锐,充满了为国效力的决心与毅力。

此时的战士们,不再是为个人而战,他们是为了整个国家

收复中原。

秋风佛过每个战士的脸庞,将军发出了命令。

被点到的士兵们,走出队伍,以比刚才更加好的精神面貌面对即将到来的战争。

将军看到战士们坚定的眼神,欣慰极了。

次日,将军带着整支队伍,迈向了战火烽烟。

只能胜利

不能认输

这是每个战士心中默念的话语。

队伍就这样,一步一步向前进…… 4.玄虚潜龙真人: 将士们坐在地上,脱下戎装,累得躺在地上,校场中原本飞扬的尘土慢慢地落在地上,司马开始分发肉和酒,将士们一边吃喝一边听着洪亮的点名声,参军一边记一边提醒将军哪些士兵已经年纪超过60岁,或者是有重伤不能再出征的人,司马一边给他们最后的军饷一边抚慰他们出征数十年而未能建功立业的心情,坐着的将士有些也站起来送别这些告老还乡的战友们,校场中想念家乡的思想如同瘟疫般散播开,将军也叫了声肃静,点完最后几人的名后,将军不禁唉声叹气:阵亡加上回乡的人竟达到三分之一将军清了清嗓子,再一次大声地说道:现在不是想念家乡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家乡的人民,拔出宝剑,众军士们也纷纷站起来,和将军一起叫:“抗击外敌,保家卫国!连这叫了十几声才回到营地修整,准备下一次血的洗礼。

5.: 吞下一块块在火上烤的滋啦响的牛肉,听着略带悲伤的边塞曲,将士们的脸上表情复杂。

有着赴死的坚决,亦有着告别之时的伤感。

可随着将军的一声令下。

脸上再没有多余的表情,留下的只有坚毅。

被点到名的勇士们,摩拳擦掌后一个跳起,翻身上马。

一声声的怒喝响起,一匹匹的马如同一支支离弦的箭一般向着没有边际、硝烟弥漫的战场冲去,义无反顾。

敌军已近,将士们从身边取出弓箭,搭弓欲射。

不知谁一声震天的喝令。

数万支箭如同密密麻麻的雨点般向敌军出撒去。

又一场无期之战。

6.沈明心: 夜深了,静了,睡了。

营中传来了一阵阵古瑟古琴之声,那一曲曲悠扬的边塞曲,诉说着将士们无尽的思念——“遥怜小儿女,未解一边塞。

”那无尽地思念化成了一声声集合的号角。

中秋月圆,正是“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时候。

我身披七尺碧玉铠甲,手持长戟,登上点兵台。

秋天的阴风吹在将士们的脸上,它吹得寒我们的身躯,却吹不寒我们的想要收复北方,统一中国的心。

“将士们,为了明天的出征,我们干了这碗壮行酒。

”我豪迈的举起碗,仰起头,将这酒一饮而尽。

“只要胡人一天不灭,我们就不会放弃。

”“对,我们听将军的

”“誓于南宋共存亡

”“对。

誓于南宋共存亡

誓于南宋共存亡

”看到这,我会心的笑了。

7.郑艺晴: 夜晚醉酒后,看见昏暗的灯似乎又暗了些,把灯芯挑高了点,无意间拿出那把从未用过的宝剑,不禁在灯前暗暗神伤。

梦里,思绪带我回到了号角声吹响的军营之中。

部下们已经在旗下开始烤牛肉吃了,瑟所奏响的军歌在耳边回荡,我站在战场上,检阅着这支无坚不摧的军队。

马儿如快马般奔腾,弓箭像惊雷般响彻云霄。

我完成了君王所忧心的事,博得了那不朽的名声。

可惜梦终究是梦,白发在我头顶已经萌芽,怕是无法实现那梦中之景了。

(写得朴实,忠于原文

) 8.王崇宁: 只见将军在点将台上把烤好的牛肉分给了5000将士,将士们一边听着塞外歌曲,一边吃着烤牛肉,坐在点将台下。

将军一下子跳上了台子说:“我们反击金兵的时候终于到了

”只见下面的矛和盾也都狂躁了起来,不停的互相撞击。

“让我们,”下面的将士都带上了盔甲,拿起了盾牌“冲到金兵营中” 将军和大家一起上马,“杀” 9.李骁驰: 一天激战后,遍地硝烟,血流成河,英勇的战士倒在了战场上,他们的鲜血染红了崇山峻岭,而军旗在猎猎西风中飘扬,在夕阳中显得格外地鲜红。

将军站在高处凭空远眺,看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莽莽苍苍,如大海一般深邃,而黄昏的夕阳渐渐落下,剩余的一抹霞光如血一般映红了天际。

兵士们欢欣鼓舞,饱餐将军分给的烤牛肉;军中奏起振奋人心的战斗乐曲。

第二天早晨,天还没有全亮,深蓝色的天空里一轮冷月当空,凌厉的西风动吹,偶尔从头顶掠过的大雁也发出几声凄厉的叫声,连绵起伏的山岭上百草凋敝,霜重地滑,正当“秋高马壮 ”的时候,将军点兵出征,壮怀激烈犹如易水之寒。

将军登上点将台,心潮难平,豪情澎湃,只见得一面面飘飞的战旗,猎猎作响;只听得一阵阵出征的号角,雄浑有力;还有那一队队随时准备冲锋陷阵的人马,那一把把寒光闪亮的刀枪…好一幅庄严、肃杀的画面。

将军对全体士兵说道:“雄天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是的,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历经千难万险,愈是山穷水尽便愈显豪情和气概,他已准备带领队伍克服一切困难艰险,去取得最后的胜利

一片望不尽的起伏山峦,放射出夺目的光彩,西下残阳像血一般鲜红,多么雄浑的啊。

10.黄美瑞: 战士们大块儿地嚼着烤肉,增长自己的士气.吃完后,都背起枪支,整齐的排列着.每个士兵都目光坚定,心中都怀着报国的梦想!秋风飒爽,将军站在高台上检阅士兵.士兵们都静静的等待着将军的命令.他们心中正波涛汹涌。

将军最后一遍审视了整个军队.当他看将士兵们充满自信的脸时,他心中的信心也增加了一倍.整个军队以准备就绪.将军深吸一口气,大喊:出发!整个军队在将军的带领下,开始了他们的复国之路...... 11.胡乃元: 呵,我终于穿上盔甲了。

我是秋天被选入当兵的,购置了自己的战马,到军营报道。

本来以为报国无门,不过在辛将军(陈将军)的麾下我又添了几分信心。

哦,开始点名了。

虽然我们是新兵,不过就要奔赴战场了。

有一种久别的味道,是烤肉。

各位都很兴奋。

各位分了肉,又各自起了誓,有人为家里的老母,有人为自己的幼女,我的想法很直白,只是为了报效朝廷。

将军亲自出来,鼓舞了士气。

是古琴声

没想到我们军中也有才人,大家叫他换个比较激昂的,因为我们是要去向强盗索回自己的东西。

天还很早,但将军叫我们去睡了,理由是我们不搞偷袭,不过还是有战略的。

我睡着了,我不紧张

只等着早上列队,由将军带着,杀到战场。

形容战士们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冲锋陷阵的有什么诗句

强壮的独角兽身上披着献合金甲胄,关节位置都经过特殊处理,钛合金甲胄本身重量就很轻,但却防御力惊人。

在丝毫不影响独角兽速度和敏捷的情况下,大大的加强了它们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

而以独角兽的负重,背负一名身穿钛合金铠甲的普通战士根本就不算什么。

第一大队的配备是极为齐全的,独角兽马鞍两侧,各自挂着两壶钛合金羽箭。

周维清装备无双营,那绝对是不计成本的。

有钱不花留着干什么

更何况有丫龙释涯给的那些天核,还够他挥霍很长一段时间的。

除了四壶一共两百只钛合金羽箭之外,每个人背后还背着六柄短矛,这些短矛的长度大约在三尺作用,用作投掷。

除此之外,每个人还带有一张长弓和马鞍桥上挂着的一柄四米长矛。

可以说是武装到了牙齿。

除了强大的远程攻击能力之外,就算是近战,凭借着这么多体珠师,也绝对是极其强悍的存在了。

第一大队的装备是最精良的,但是,如果他们要和两大强族的骑兵相比,他们的装备就显得轻便的多了。

两大强族骑兵共两百人,他们的装备都是一样的,只是武器上有所区别而已。

同样是有钛合金铠甲保护的独角兽作为坐骑,而他们的独角兽身上披的钛合金甲胄还要厚重一些。

而狂战族和乌金族战士们身上的铠甲可就不是钛合金打造的了。

准确的说,不是全部由钛合金打造的。

两族战士的铠甲看上去就像是钢铁城墙一般厚重。

本体涛黑仔细看就能发现,这些甲胄的厚度竟然有接近半尺。

也就是乌金族和狂战族的战士们高大程度穿上这种甲胄还能够战斗了。

要是换了普通人,连移动都做不到。

他们身上的这身甲早,乃是用寒铁、钛合金等数种坚硬金属打造而成的,造价之高,令人咋舌。

但防御力之惊人周维清曾经试过,就算是六珠修为的天珠师,不实用献祭那类的超级大招,也别想伤害到他们。

为了两大强族的骑兵,周维清花费了天文数字的金钱,这些甲胄更是他当初和林天熬一起设计出来的。

当两大强族族长接到这种铠甲之后对于周维清那叫一个死心塌地。

在他们看来,周维清这完全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啊

穿着这样的铠甲上战场,就算是站在那里不动生命也很难受到威胁。

而且,无论是乌金族还是狂战族的战士,都是力大无穷之辈。

有了这样的装备,他们都是大喜过望。

不过,也就是独角兽的承受能力足够强悍,否则的话,换了别的战马,恐怕早就趴下了。

本来就极为高大的两族战士穿上这种铠甲之后,更显得极其魁伟,尤其是狂战族的战士们,他们的铠甲都预留了他们狂化的位置,穿在身上完全是一个整体,一旦爆发了狂化之后,简直就是移动的杀戮机器。

在武器方面,两族战士都没有配备盾牌有了这种普通人根本无法使用的恐怖铠甲还要盾牌干什么

那完全就是累赘了。

所以,他们就只有武器。

武器方面,两族就又不一样了。

狂战族的战士每人手中都是两柄超大芋的狼牙棒。

狼牙棒的长度在两米左右,最粗的地方足足超过了成年男子大腿上面的短刺不长,但却极为粗壮。

每一柄狼牙棒的重量都超过两百斤。

乌金族这边,自然是传统的战斧。

统一打造,完全是以乌鸦的乌金屠神斧为蓝本。

而且用的都是寒铁……点都没有偷工减料。

这样的两只强军,站在空地上,不用行动,单是用眼睛去看,已经足以令人心胆具寒了。

当然,想要将两族战士全部装备起来,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毕竟,就算花的钱再多,打造这样一只战斗力也还是需要不短时间的,优秀的铁匠数量毕竟没有那么多。

这还是在西北大营方面帮忙的情况下,否则的话,半年之内绝对无法完工。

看着眼前的七百战士,周维清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有这么一支强大的军队在,简直是比兽人还兽人啊

狂战族和乌金族的战士,上了马背,那就是重装骑兵,下了马背,那就是重装步兵。

除了万兽帝国的猛玛战士之外,周维清还没见过比他们更猛的。

有了这身装备,他们自身的重量都要超过千斤,面对万兽帝国暴熊战士都会占据上风啊

以上采自唐家三少的“天珠变”

形容将士的词语

【鞍甲之劳】:鞍、甲:马鞍,铠甲。

比喻将士作战的功劳。

【不避斧钺】:斧钺:古代的兵器。

不躲避斧钺之类的兵器。

形容将士英勇无畏,或烈士忠义不屈。

【不辟斧钺】:斧钺:古代的兵器。

不躲避斧钺之类的兵器。

形容将士英勇无畏,或烈士忠义不屈。

【虫沙猿鹤】:旧时比喻战死的将士。

也指死于战乱的人。

【断发请战】:断:割断。

割下头发,请求出战。

旧时指将士急于出征,士气高昂。

【功狗功人】:功狗:比喻立功的战将;功人:比喻立功的军事指挥官。

用来比喻立功的将士。

【裹尸马革】:革:皮革。

用马皮包裹尸体。

形容将士战死沙场的英勇无畏的气慨。

【汗马功劳】:汗马:将士骑的马奔驰出汗,比喻征战劳苦。

指在战场上建立战功。

现指辛勤工作做出的贡献。

【横戈盘马】:犹横戈跃马。

形容将士威风凛凛,准备冲杀作战的英勇姿态。

【横戈跃马】:横持戈矛,策马腾跃。

形容将士威风凛凛,准备冲杀作战的英勇姿态。

【解甲归田】:解:脱下;甲:古代将士打仗时穿的战服。

脱下军装,回家种地。

指战士退伍还乡。

【介胄之间】:介胄:古代作战时将士们穿戴的铠甲和头盔。

借指在战争中或战场上。

【精兵猛将】:精:精锐;猛:勇猛。

精良的士兵,勇猛的将领。

形容战斗力很强的将士。

【精兵强将】:精良的士兵,勇猛的将领。

形容战斗力很强的将士。

【精兵勇将】:精良的士兵,勇猛的将领。

形容战斗力很强的将士。

【犒赏三军】:犒:以财物或食物慰劳、鼓励。

三军:春秋时称中军、左军、右宫为三军;后统称军队。

现指陆、海、空三军。

指奖赏、慰劳军队将士。

【雄罴百万】:雄罴:猛兽。

比喻众多的勇猛将士。

【一瓜共食】:与将士同吃一个瓜。

指与将士同甘共苦。

【猿鹤虫沙】:旧时比喻战死的将士。

也指死于战乱的人。

【猿鹤沙虫】:指阵亡的将士或死于战乱的人民。

求描写古代战争场面的句段

怡惜轩本人原创.乌云在天际嘶鸣着划破雷电,血红色的腥味弥散在死寂片刻又喧闹的废墟之上。

刚刚消散的哀鸣和剑影又在风中绽开,堆积的残体狰狞而可怖,浓重的气息让人几乎窒息。

此刻,双方的余兵都已陨半,两边阵前对峙着的头领疲惫而决绝,雪国和渊国的终极决战,已是血流成河的惨烈和劫难。

雪国的主将举起酒壶,将清冽的琼浆咽入喉中,随后扔掉它,看来是一壶后劲很足的烈酒,他已有一丝淡淡的醉意。

渊国的王则仰天大笑着挥起袖来,数不清的兵影簇拥着他的轮廓。

很快,两个人几乎同时现出了最后的武器。

握在雪国主将手里的那一把纯净透明而且柔和,为正,渊国的王手里的那一把则幽暗晦涩而凌厉,为邪。

原来,正剑是铸剑师在千年之前跳炉铸成的,而邪剑则是铸剑师的转世跳炉铸成的。

而那雪国的主将正是铸剑师的第三个转世,渊国王则与那邪剑师的邪世有灭国之仇。

雪国主将犹豫片刻,举起掌心那清澈而纯粹的剑刃,幽幽的迎向渊国王咆哮着祭出的邪剑来。

而那蜂拥的两片兵海瞬间扭曲交织在了一起,血雾漫天飞舞,哀号遍地流淌。

一片又一片人的废墟,残檐断壁般的支离破碎。

倒下的人,眼里映出妻孩那浅笑着的模样,随即成为破灭的灰烬。

而那还在挥舞着武器砍杀的残兵们,只有绝望的呼喊和幻灭在身盼响起。

在那战场的中心,雪国主将与那渊国王杀成闪烁的光影,遥远的彼方是那崩毁的城墙和地平线。

只见雪国主将将剑一挑,划破渊国王狂烈而狠厉的剑招,绕过他的手腕,疾速闪电般环上他的脖颈。

不想,费尽全力亦是完全刺他不动。

反而被他凌空劈下,直取他那双忧愁而精致的双眸。

雪国主将将头向后方轻轻一仰,竟化解了渊国王凶狠的攻击。

不知不觉已经接近百回合了,两人依旧厮杀得热烈中,而他们四周则已经是成千上万死魂的海洋了。

在天幕倒映之中的那些士兵,已经是一片破碎的残体的平原,余下的人已然忘却了生的眷恋,忘了襁褓中的嗷嗷待哺的孩儿,耕作在田间勤恳的妻子,和渐渐的枯萎了年华的老母亲。

他们眼中什么也没有留下,已然困兽般咆哮,要与那恶敌同归于尽。

也不知已有多久,烟尘四起间,残留的烽火终于在那一场倾盆大雨之后默默熄灭了。

本文来源:https://www.daihequ.com/info/1321818.html

标签组:[诗歌] [场面描写] [诗鬼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军事推荐文章

军事热门文章